新闻中心

NEWS

梁亚非个人对于精进电动3月15日官网发布的“声明”回应

对于精进电动3月15日官网发布的“声明”回应如下:

    对曾经的老东家精进电动,一直充满感恩,精进电动是我从英国帝国理工毕业回国之后的第一家雇主,也曾经是我认为的这一生唯一一家雇主,那个我曾经喊做“家”的地方,如今已经不再充满温暖,为了保有自己的行业霸主地位和对在职员工产生威慑力而对离职员工百般诋毁,确实令人心寒。

精进电动工商注册于2008年2月25日,我是在2008年3月在北四环一个叫做“LIBRARY”的咖啡厅参与的CEO余平先生和CTO蔡蔚博士对我的面试,有幸作为研发部第一位(并列)员工。并于2008年5月4日正式加入精进电动,职位为软件工程师,汇报对象CTO蔡蔚博士。看着公司从第一年的12个人,变成第二年的34人,一步一步的扩大,公司的业务也越来越好。这一切离不开CEO余平先生和CTO蔡蔚博士的运筹帷幄,也离不开多个和我一样创业员工的辛勤付出。

    记得2009年在精进电动来广营总部曾经问过CEO余平先生,能否准备一套睡袋,这样我晚上就不用回望京租的房子了,这样能少耽误一些时间,项目进展会快一些。一同的另外一位创业员工沉默了……后来我才明白,因为他有家室,每天连续工作15个小时已经让家庭压力很大了;记得2009年因为压力太大神经痉挛住院而检查不出结果,多亏公司一位老先生推荐了一位老中医;记得2010年,我带病在试验室调试电机,CTO蔡蔚博士看到我咳嗽的样子,强行安排人把我送到医院,现在想起来依然感激;记得2011年美国菲斯克项目批量,对每台异常电机做质量判定时的严谨;记得2012年请教CEO余平先生关于期权的各种政策的较真,因为公司画的这张饼我真的深深地相信了;记得2013年有两个早期创业员工离职时的惋惜;记得2014年对公司奖励的4万元“北京市科技新星”个人奖金挥一挥衣袖说“我不要了”时的心寒。我选择了这个奖金兑现的前一天离职,就是我不想欠什么,我想问心无愧。翻出公司2008年奥运会第一次全员合照,看看里面的10个人,现在只剩下3人了(包含CEO余平先生和CTO蔡蔚博士),一种莫名的伤感。

精进电动的声明中称我离职前的级别为M3-2级,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M3-2级,只能把我在这家公司的履历详细列出:

    电机控制工程师(2008.4-2010.4),汇报对象:CTO蔡蔚博士

    CTO助理(2010.4-2014.7) ,汇报对象:CTO蔡蔚博士

    工程副经理(2011.10-2012.8) ,汇报对象:CTO蔡蔚博士

    工程经理(2012.8-2014.7) ,汇报对象:CEO余平先生,CTO蔡蔚博士

顺便说明一下,从2012年8月,我原本是只需要向CTO蔡蔚博士汇报的,但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发现我必须同时给两位领导汇报工作,而且最好还要分开汇报才行。

    精进电动在2008年11月份授予我12.5万股期权,在2009年9月份追加授予4万股。由于期权条款与前期承诺发生变更,期权成了一张废纸,故申请离职,同期研发部6个部门中有4位部门经理(皆为2008年初创员工)与我有共同遭遇,选择愤然离职。我是在2014年4月初提的离职,我和CTO蔡蔚博士和CEO余平先生都聊了多次,直到5月中旬才准予我离职,工作交接到2014年6月30号正式离开。我离职前交接清单写了很多页,因为就怕大家不清楚影响了后续的工作,我把所有的软件代码、项目资料等刻了两张光盘,一张给了CTO蔡蔚博士,一张给了CEO余平先生。2014年6月30日当晚,CEO余平先生和CTO蔡蔚博士在将台路国宾饭店设宴送行,聊了很多很多。在精进电动的声明中不知为何就成了“事情败露,主要人员四散逃窜离开公司”。如果又真有这个所谓的“B团队”,那么为何到了今天才提及?为何不早日采取法律手段来维护精进电动的所谓正当权益?依据精进电动对于软件团队的重视程度(下述7个判决中6个与我带领的软件团队的员工相关),怎么会连续4年不管不问,等到我和王江涛先生合伙的牟特科技在第二轮融资尽调关键时期才以捕风捉影的方式提出?针对此事,请诉诸法律,我方亦保留对此公然诽谤诉诸法律的权利。

    这些投入很多开发出来的电机控制软件的源代码,当时正是我主导开发的,现在依然在大批量的使用在精进电动的所有基于德国进口控制器的平台上,性能指标有目共睹,也是精进电动一直引以为豪的精品,只是奉劝一句,赶紧创新吧,现在业内都已经快淘汰这颗芯片了。总是守着以前这些东西不放,又大力打压之前创造这些东西的离职员工再做其他创新,这样的方式,充其量只能让精进电动公司强盛一时。

   精进电动一直使用各种手段威胁、强迫员工服从其意志,对其合伙人公开打击,对离职员工公然抹黑,详情可查看相关诉求及判决:(2014)朝民初字第01882号;(2014)三中民终字第06347号;(2014)朝民初字第34531号;(2015)三中民终字第00931号;(2015)高民申字第01983号;(2015)朝民初字第38223号;(2015)朝民初字第38226号。

   牟特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2月,公司致力于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成立15个月来投入伍仟多万元人民币用于研发试验,拥有专职研发团队40多人,研发生产总人员达150多人,其中41%是本科硕士及以上学历,留美归国博士后1名,团队大部门成员来自行业内部经验丰富,拥有国际顶尖研发试验设备,进口AVL测功机,三坐标测量仪等,并已获得多项发明专利,公司所拥有的高低速电机电控技术,V2G交流快充技术等都是牟特科技全体员工的汗水结晶和共同努力的结果,不存在任何涉嫌盗取精进电动技术和侵犯精进电动知识产权的问题。

    新能源汽车是我国大力发展的方向,电机、电控行业起步较晚,相关标准和体系尚未成型,2017年电机、电控前十大供应商市场占有率比重仅为55.7%、57.6%,市场格局尚未形成;电机电控等驱动系统的发展需要不断的创新,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方能保持竞争优势,而通过像精进电动公司这样,以体量优势打压创业企业,扼杀创新团队则会严重损害整个行业的有序发展。

   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第一梯队的明星企业,维护公司的知识产权,保护商业秘密的做法是值得肯定和鼓励的,越是领军企业越要遵守社会的秩序,通过合规合法有效通道维护自己的权益,而不是利用自己的知名度、体量、先行者的优势,打压后来者,随意诋毁兄弟企业,诽谤他人,尤其是曾为精进电动做过那么多年工作的老员工。

   最后,再次表达对精进电动CTO蔡蔚博士的感恩之情,不管现在发生了什么,但不可否认,您是我工作后的第一任导师;也感谢精进电动CEO余平先生在我女儿出生时送了一张手写的贺卡,还有两件衣服和几双袜子,carter‘s的,上面有朵花儿。在职期间我也在工作成绩上努力回报了您二位的信任。


                                                        梁亚非

                                                      2018.03.16


本文链接:http://www.motorth.com/content/?433.html
标签:
010-6782 6163